鹿浥

习惯。

就乱写。



某次刷微博的时候,木子洋看到条很有意思的微博,说卜凡在节目里算是“百零挑一”。
木子洋先是愣了片晌,便笑得前仰后合。自然他一个模特出身的懂这意思,倒是灵超凑过来看了一眼,很不知所以的样子。
“小弟你太小。”木子洋挥挥手哄走灵超,顺道儿把卜凡招近身来,“小凡你看一眼。”
好歹也是成年人,卜凡不过一顿,也笑得挺开心:“嗬哟这咋的,就我最爷们的意思呗!”
木子洋抬抬眼从头发缝里把卜凡上下扫一遍,打鼻腔里哼出声冷笑:“我觉得那人怕不是没见过真正的你。”
“嘿哥你话咋这么说呢!”卜凡迈一步逼到木子洋跟前去,“真正的我啥样啊你倒说说!”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敛了表情,眉眼兀地锋利起来,卷了浓浓的戾气。
分明是快打起来的模样,木子样偏生笑将起来,轻易看清卜凡眼睛里柔软的光和笑意,抬手掐住那线条利落的下颚迫使卜凡偏转与微低下自己的头来。然后他靠近卜凡的耳侧,压低了嗓子。


岳明辉二话不说一把捂住灵超的脸:“闭眼,收声!”

高高瘦瘦的男孩子偏偏要蜷在窗台上,长到及肩的棕发里杂了一缕一缕的墨色,乱糟糟地扎成个马尾的样子。皮肤上画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红色或黑色的,小巧的爱心或意味不明的花体英文。
T恤有很大的领口,锁骨上"fuck me"两个单词就算被汗水微微模糊了也依旧明显。
修长的腿自窗台上懒洋洋地垂下来晃来晃去,从牛仔裤大块的破洞露出来的皮肤被正午的阳光晒得带点红色。约摸是热的,伸了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一双既像是桃花瓣儿又像是柳叶片的眼睛与发间坠着的耳饰交相辉映似的,亮出些好看的游光来。

很乖的黑发和发亮的大眼睛,穿干净的糖果色T恤。晃晃悠悠地走路,有事没事都喜欢往人身上挂。含着糖有点含糊地说话,随随便便就拿长袖子甩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凑到别人耳边去讲情话,被反撩却又会呆掉,假装很淡定心里面的小人上蹿下跳的,说不定耳朵也会红掉。
文先生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带点儿痞气带点儿散漫劲儿,又偏跟小孩儿似的可天真可纯情可好玩儿。
真是太可爱了。